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华人书画网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艺术资讯
艺术资讯
“故宫跑”渐成常态 2017你为文化排了多久的队?
浏览次数:274  |  发布时间:2018-01-04  |  来源:中国华人书画网  |   返回上级 
摘要:“故宫跑”渐成常态 2017你为文化排了多久的队?

   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2017年中国文化市场的繁荣,答案或许应该是“排队”。这一年,不少博物馆、剧场门前的队伍变长了。从北京、上海的《大英博物馆百物展》到故宫的《千里江山图》特展,从柏林爱乐乐团在上海的演出到北京人艺的《窝头会馆》,类似“故宫跑”这样的“排队”,愈发成为一种常态。

 

  今年7月,“大英博物馆百物展——浓缩的世界史”正在上海博物馆火热展出。中新社记者 张亨伟 摄 

  排队渐成常态:有人排队超4小时,有人凌晨就来 

  今年3月,《大英博物馆百物展》在国家博物馆开展,展品从大英博物馆800多万件藏品中精选而出。展览开展后便迎来了汹涌不断的人流。中方策展人闫志曾透露,从安检排队到进入展厅,高峰期差不多需要三个小时。6月至10月间,该展转移至上海博物馆,同样火爆。有报道称,“十一”假日期间,最长排队等候时间已超过四个小时。

 

  资料图:今年4月,上海百乐门对外限时免费参观,此举引来众多民众排队争睹“远东第一乐府”的风采。 中新社记者 汤彦俊 摄 

  4月,刚刚修缮完工的上海百乐门免费开放。这幢始建于1932年的建筑当年就曾被称为“远东第一乐府”。4月22日免费开放当天,排队的上海市民几乎将百乐门围了个圈。

  到了6月,北京人艺的《茶馆》开票当日也引发排队购票潮。报道称,有观众凌晨3点多就排队买票,“6个小时12场演出门票就全部售罄”。而680元的最高票价到后来“一度被炒到了3000元”。

  7月的暑期天气炎热、骄阳似火,但敦煌莫高窟却迎来了排队看展的人流。当时就有游客对媒体表示,排队基本“要用上40分钟”。敦煌研究院莫高窟开放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李萍对媒体坦言,莫高窟7、8、9月向来是游客高峰,一般接待量占全年70%以上。但从今年开始,提前一个月网上销售的6000张票开票后迅速售罄。

 

  今年9月,900岁高龄《千里江山图》在北京故宫全卷展出,引来观者排队看画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 

  9、10月间,《千里江山图》全卷展出成了故宫最热闹的事。有媒体称,9月15日,《千里江山图》特展开幕当日一开门,前来参观的观众纷纷以“冲刺跑”的形式入场。

  到了冬季,大家的热情仍然不减。11月,由林兆华导演,刘恒编剧,何冰、宋丹丹、徐帆、濮存昕、杨立新等主演的《窝头会馆》在北京上演。开票不到6个小时,所有场次门票即告售罄。有关注该剧的人士向记者透露,“连人艺的舞美老师都拿着小马扎凌晨排队去了”。

 

  资料图:11月8日,北京人艺话剧《窝头会馆》排练,何冰、濮存昕、宋丹丹、徐帆、杨立新“五星”齐聚。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 

  同月,汇聚了齐白石、傅抱石、李可染、徐悲鸿等20世纪中国美术史重要画家的展览,在中国美术馆展出。当时参观者排队长度一度达几百米。有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,这样的情况几乎从开展那天就存在。记者获悉,这场为期9天的展览“接待观众13万人”。

 

 今年11月,中国美术馆门前大排长龙的景象。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 

  他们为什么去排队?“好奇”“膜拜”“机会难得” 

  曾两次为了《千里江山图》去故宫看展的郭旗告诉记者,自己第一次去看这幅画纯粹是出于“好奇”。“当时大家都在说这幅画的‘传奇’故事——王希孟年仅18岁便在宋徽宗的指导下完成这幅画,完成后不久便英年早逝。说实话,我不是书画爱好者,当时真是被这个‘传奇’先吸引的。故宫的朋友告诉我,这画不轻易拿出来见人,能看就去看看。这就又加重了我的好奇心。”

  “但真看到的时候完全被震惊了。”于是郭旗又去看了第二次。“第二次看就是带着‘我没看够,再看一遍!’的心态去膜拜的。”

 

资料图:正在布展中的《千里江山图》。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 

  她回忆,这次排队大概排了有2个多小时。“总之是10点多进去的快下午1点看到的,饿得要命!但是好在第一次看了其他展区的画,所以我去了就直奔中厅的《千里江山图》,看画的时间基本在7分钟左右。”

  虽然从9月24日开始,故宫对陈列《千里江山图》的午门正殿展厅实行发号分时参观措施,减少了观展者等待的时间,但进入《千里江山图》展厅后仍免不了排队。网上的一篇“《千里江山图》观展攻略”中这样写到,“每个人看《千里江山图》的速度都特!别!慢!……队伍行进速度是真正的龟速”。落在这批观众队尾的攻略作者表示,自己在展厅中就“悲剧地排了一个半钟头”。后来有媒体统计,该展览日均接待1.5万—2万名观众。

  现在回忆起到故宫排队,郭旗觉得“太值得了”。“我真想每天都去排。一开始没到那张画前,我都不明白为什么观众一个个屏息凝神,真的是趴在玻璃上一点点的看。急得我直跳脚!结果我到画跟前的时候,我感觉我比他们还慢!画面的栩栩如生,笔法的精细入微,真是想一点一点的看,又想看又怕被工作人员催,特别紧张。”

 

  参观者欣赏《千里江山图》。该画作展出期间,“冲刺”看名画的“故宫跑”,再次成为热词。中新社记者 杨可佳 摄 

  另一位曾排队买《窝头会馆》票的大学生告诉记者,自己就是冲着这部话剧的明星阵容去排队的。虽然最终并未成功买到话剧票,还有点“小失望”,但他直言,如果这样的剧再上演,自己还是会去排队。

  曾在11月在中国美术馆门前排队看展的刘女士告诉记者,自己当时大概排队40多分钟才进入展厅。被问及为什么会排队观展,她坦言,这次展览中的很多名家作品都很少见,甚至有的作品是首次展出,“机会难得,下次能看到还不知是什么时候”。

 

    资料图:2015年,北宋张择端《清明上河图》全卷铺开陈列展出。正是这次展览引发了“故宫跑”。中新社发 张浩 摄 

  排队正是“人们对高品质文化产品需求的反映” 

  不过这样的场景即便是在几年前还颇为罕见。以北京故宫的《千里江山图》特展为例。不少报道指,1949年以后《千里江山图》仅公开展出过五次。“在上世纪50年代和80年代,《千里江山图》曾公开展出过两次。2009年,曾有过一次短暂露面,但仅展示了局部。一直到2013年,故宫才再一次全卷展出。”

  但此前观众对这幅画的热情并未引起如此“壮观的”排队现象。曾有人向媒体回忆,2009年和2013年,《千里江山图》先后两次在武英殿展出。“除了不知情‘闯入’的游客走马观花、喧哗而过,特意来观展的人依然不多。”一位曾在故宫实习过的朋友也告诉记者,自己甚至对那几年故宫的展览都“没啥记忆了”。

 

      资料图:2015年,《清明上河图》展览的最后一天,观众需排至少13个小时长队。记者看到,几乎一进午门就是队尾,离武英殿展厅还有“九拐十八弯”。图片来源:CFP视觉中国 

  明显的变化发生在两年前。当时正值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,《清明上河图》等藏品在“石渠宝笈特展”展出,“故宫跑”在那时应运而生。到了今年,排队在文化领域已渐成常态。

  “千里江山——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”特展策展人、故宫博物院副研究员王中旭曾对媒体表示,自己对《千里江山图》的火爆人气并不感到意外。他认为,观众排队正是“人们对高品质文化产品需求的反映”。

 

资料图:人艺《窝头会馆》再登首都剧场,开票当日引起观众排队购票。李春光 摄 

  文化机构在努力:“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,得经过几代人的努力” 

  一方面是大众的文化需求正在爆发,另一方面高品质的文化产品却显得匮乏。

 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日前撰文指出,这类文化现象说明越来越多的博物馆借助展览“让文物活起来”,证明了广大民众旺盛的精神文化需求,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“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”。“但是能引发如上述观展热潮的还是少数,一些博物馆门庭冷落、人气不佳。优质博物馆和高质量展览集中于某些城市,文化供给东西部之间、城乡之间还存在极大不平衡。”

      资料图:11月下旬,主题为“美在新时代”的中国美术馆典藏精品特展正在举行。图为准备参观中国美术馆典藏精品特展的民众在美术馆外排起长队。中新社记者 满会乔 摄 

  同时也有戏剧工作者撰文写道,真希望某一天《窝头会馆》这种好戏能应观众要求演它几个月,或者市面上能多几部旗鼓相当的好戏可选,或者不拿明星打招牌的戏也能让观众憋着劲儿抢票,那才有点儿意思。“到那个时候,好戏看不过来,怎么买票更公平根本不值得讨论,讨论的是哪个戏先看哪个戏后看,那该多好。”

  不过,以故宫为代表的文化机构正在不断努力。面对观众对高品质文化产品需求,单霁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给出的答案是“尽可能地扩大开放”,“尽可能办更多、更好的展览”。即便如此,他仍然认为,故宫文化资源的呈现、文化能量的释放还远远不够。“我们的藏品展览目前只增长了一倍,从过去的七八千件到一万七八千件这样的水平,只展出1%左右”。“这些努力还要持续,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,得经过几代人的努力。”他说。


 
 
更多>>
本站推荐
岳亮书法作品
新日报书画名家人物库·岳亮
钟馗画家王永兴
钟馗画家王永兴作品赏析
北宋书法家米芾 
米芾(1051-1107),字元章,号襄阳漫士、海岳外史
晚清书法家张裕钊 
张裕钊(1823~1894))晚清官员、散文家、书法家
美术教育家唐一禾
唐一禾(1905—1944.03.24),湖北武昌县人。二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