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华人书画网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收藏专栏
收藏专栏
轰动南京的YH127甲骨坑
浏览次数:322  |  发布时间:2017-05-05  |  来源:中国华人书画网  |   返回上级 
摘要:轰动南京的YH127甲骨坑

轰动南京的YH127甲骨坑

一、惊世发现
  1936年6月12日下午四时左右,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(史语所)组织的第13次河南安阳殷墟甲骨文发掘工程已接近尾声。这次发掘是从1936年3月18日开工的,计划同年6月12日结束。组织这次发掘工作的负责人是郭宝钧、石璋如,组成人员有李济、高去寻、李景聃、王湘、尹焕章、祁延霈、孙文青、潘悫、魏善臣等。发掘过程中,有人发现坑壁东北面有一小块带字甲骨,大家喜出望外,继续接着往下挖,竟接连挖出了760片甲骨。当时天色已晚,在没有什么照明设备的情况下,不得不停止发掘,并把坑位遮盖好,夜里派了专人看守。谁也没有料到这里竟是一个殷商王朝的甲骨“档案库”,也没料到这个日后编号为YH127的甲骨坑,将名扬四海,永载史册。
  根据1949年定居台湾、曾亲身参加第13次安阳127坑科学发掘考古工作、被誉为“考古人瑞”的中国第一代考古学泰斗石璋如先生的讲述,127坑发现后的第二天,即1936年6月13日,人们又紧张地继续投入了发掘工作。127坑的直径只有1.8米,只能容纳两个人在坑内操作。王湘、石璋如两个人既能独当一面,又能很好地分工合作,小心有序地向纵深挖掘。只见完整的大龟甲板一片挨着一片,满坑皆是,连放脚的地方都没有。挖掘工作是由里向外退着干的,当不能容纳两个人时,石璋如先退出,由王湘一人继续干,最后连一个人也无立足之地时,只好把坑壁再打开一个口子,让王湘出来。工作告一段落后,再由摄影者照相。人们发现上层的甲骨挖起来后,其下层仍有许多,当时不知道还有多深,如果就这样一层一层的清理挖掘下去,不仅时间上不允许,而且无法保证质量。6月14日,大家决定改变方法,原先是从中心向两边挖掘清理,现在像剥皮似的从四面向里挖掘,形成了一个连泥带骨的“甲骨柱”,并决定把这个“甲骨柱”装入一个大木箱,运回南京中央史语所,然后再在室内仔细发掘。与城里的木匠接洽后,木匠察看了现场,觉得没有这么大的板材可以制成箱体。于是他们组织起来,四处去找大树,连夜锯成板材,把木料运到工地,制成木箱。制成后的箱子实在太大,有2米见方,高达1米多,根本无法在坑底旋转与移动,只能将木箱在空中吊起,从上往下套。经过四五天的努力,终于把“甲骨柱”整体装入了大木箱,开始向上运。坑深约有5米多,又经过两天工夫才运上来。期间《彰德日报》进行了报道。


二、运往南京

把“甲骨箱”这个庞然大物运到火车站,可是个大难题。当时安阳最有运输能力的李绍虞,是研究所考古队办事处西邻,也是董作宾先生的好友。他曾为安葬袁世凯时的杠房灵车总指挥,很有实力与名气,愿意加盟帮忙解决运输问题。他们把箱子捆扎成双杠式,就像抬轿子一样,64人抬杠,并有6人在旁边辅助。为了步调一致,他们事先在当地训练。李绍虞提了一面铜鼓,他说:“第一声,各就各位;第二声,杠子上肩;第三声,扶杠挺胸;第四声,开步走。”当正式依序执行时,第一声、第二声皆能顺利进行,到第三声扶杠挺胸时,只听得“咔嚓”一声,两根大杠被折断了,而6吨重的箱子却纹丝未动,看来这方法行不通。怎么办?大家只好把箱子打开,除去一部分土块,再把箱子锯去一段,减轻了重量,把工人们重新组织起来。据说榆木杠只会弯不会断,便借来了两根榆木大梁,并由原来的双杠式改为十字式捆扎,48人抬杠,另22人在旁边辅助起杠。十字形捆扎的榆木杠横面太宽,路面无法容纳,只能走麦田。况且箱子在榆木杠之下,箱底距地面太近,碰到地面的麦根等杂物,阻力很大,故运行的速度十分缓慢,走个三十步、四十步就得休息。距火车站不过3里路,却整整走了两天才运上站台。适逢天降大雨,五天未能放晴。车站管理运输的人见木箱如此笨重庞大,请示南京下关火车站,等答复的电报回来,临上车时又发生了问题,车门太窄,箱子无法弄进去。经仔细策划,去掉了两侧的箱带、箱帮,方勉强塞了进去。箱子由李景聃、魏善臣二位先生押运,并于1936年7月12日运抵南京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,历时刚好一个月。

三、轰动南京城

民国时期的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1928年秋成立于广州,曾迁址北平、上海。1934年定位在今南京北极阁古生物研究所。1928年至1937年先后组织了15次殷墟甲骨科学发掘工作,包括第13次发掘的127坑在内,共得甲骨24918片。惊世“国宝”127坑甲骨箱运抵南京研究所后,引起了当地极大的轰动,各界人士争相传递这个特大新闻,当时不少达官贵人、政府要员亦附庸风雅,前去观瞻。在宁的汪精卫亲临现场“指导”工作,指着这么一个庞大的灰土柱说:“哇!好一个大龟呀。”引得在场学者先是哑然继而相视而笑,汪看了半晌,听了介绍,临走时才恍然大悟:“原来是好多龟啊!”(朱彦明《殷墟甲骨发现记》)据传当时为了永久保存127坑“原汁原味”的面貌,史语所曾专门请了一位技艺高超的工艺匠师,选用上等的汉白玉材料,雕琢了一个YH127坑甲骨标本模型,上面还刻有中央研究院、研究所、考古组、安阳发掘工作人员、南京室内发掘等相关领导及人员的名单。该标本在南京被日侵占时失踪了,所以现在北京博物馆、安阳殷墟博物苑内的YH127坑模型乃是后人用石膏仿制而成的。


  四、南京室内发掘
  127坑甲骨南京室内发掘序幕由董作宾、梁思永、胡厚宣诸位先生揭开,他们仔细察看甲骨堆积的情形,每发掘一层总是先照相,再放上一层玻璃纸,把每一块甲骨的样子都详细描绘出来,并登记编号。每板每片装一个纸盒,每一层放置在一个架子上,发掘工作认真细致、一丝不苟。发掘清理完毕,再进行逐片清洗,把号码再直接写在甲骨上。从石璋如先生口述录音得知,127坑南京室内发掘工作持续3个月时间才完毕。在安阳发掘现场只发掘清理了一层,甲骨片不超过5000片。在南京室内发掘清理了五层,甲骨达12000余片。127坑的甲骨共计为17096片,字甲17088片、字骨(牛骨)8片,其中完整龟甲200余片。
  127坑的发掘之所以称为科学发掘,除了有组织、有领导、有计划、有目标地进行考古发掘外,他们还用了—种全新的手段、全新的方法,从理念上打破条条框框,对考古发掘工作进行了彻底的改革,大胆地由野外发掘转入室内发掘。这是人类考古史上惊天动地的第一次,也是十分成功的一次,是科学加创新的结晶。这是考古史上中国的学者、专家齐心协力,用心血写下的崭新篇章。
  五、不可忘却的纪念
  石璋如先生生前曾认为研究甲骨学,有三个地方值得特别纪念:第一个地方当然是河南安阳,那是甲骨文出土的圣地;第二个地方是北京,那是甲骨文之父王懿荣认识发现甲骨文的地方;第三个地方是南京,那是殷墟科学发掘的策源地,乃殷墟所得甲骨文集中研究的地方。
  迄今为止,江苏、山东、台湾以及河南安阳、湖南长沙、江苏南京、江苏无锡等省市都成立了甲骨文学会。2006年10月,国内外的专家、学者云集南京博物院,隆重举办了规格高、规模大的YH127坑学术研讨会与甲骨文书法篆刻展览会,入选的专题论文、入展的甲骨文书法篆刻作品皆结集出版并正式发行。与会期间,在原“史语所”即今南京古生物研究所大院内,复制了YH127坑模型,设立了127坑纪念碑,并举行了揭碑仪式。这是南京广大甲骨文学者、艺术家为纪念127坑室内发掘奉献的一份珍贵礼物。

 
 
更多>>
本站推荐
岳亮书法作品
新日报书画名家人物库·岳亮
钟馗画家王永兴
钟馗画家王永兴作品赏析
北宋书法家米芾 
米芾(1051-1107),字元章,号襄阳漫士、海岳外史
晚清书法家张裕钊 
张裕钊(1823~1894))晚清官员、散文家、书法家
美术教育家唐一禾
唐一禾(1905—1944.03.24),湖北武昌县人。二十